by2兔兔

I.S. 堆图地:

|| 日本行 || 2013.7.25-2013.8.8 || Day 10 || 东京塔 ||

果然就和Clamp大神的画里的一样,神秘又霸气的东京塔。 

2b还祠_顺眼的ID:

更一下lofter。。QWQ 12年到13年的赛璐璐练习,因为之前厚涂很脏很不成器所以改练赛璐璐练饱和度高的色彩,然后14年准备回到厚涂的时候废了好大的劲。。。QWQ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無為城:

再讓我在這裡嚎一句!!!!!


阿醬回來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該怎麼發洩情緒其實現在還是待機慣常pokerface但是內心已經激動到快冒著大雨出門繞二環路跑三圈了!!!!!


在這個屋子里一個人聽到隱退消息整日落淚,又在這同一個屋子里收到親口說出的複出情報看到新的推號一個人高興地不知道怎樣才好!


簡直煞筆一樣又要掉眼淚了;;;;v;;;;;


要複習不能直接看生放好辛苦啊現在各種症狀有點牙白


不能好好發洩情緒也好辛苦啊像這樣說出來都不抵用呢


平常傾述過後就會好轉的事情大概有一個籃球那麼大,這次的有一個社區那麼大!!(什麽爛比喻


總之高興得已經不造說的是啥了嗚嗚嗚!


其實平常挺能把持住來著今天畫風突變冬麥啊!!


在這邊怎麼的也要說出來>^<


---------------緩了一會兒的分割線依舊瘋(((


推刷不開刷不開刷不開不知道還有沒有更新啊 啊刷開了!



其實我只是爲了截這條做紀念!(癡漢醒醒


就算是阿醬的一句いいよー也蘇得我心肝脾肺腎都不好了(哪裡不對


能再看到消息真是太幸運了! 順帶一提現在想去找到當初發的那些苦澀得不得了的博文來對比一下,結果發現當時所有都發在柿路號上現在全部清空了毛都不剩嚶嚶!我為啥不發到這邊啦!


---------------反省一會兒的分割線


說起來今天在YY把持不住說出來的時候老是帶上笨坂裙帶關係地來介紹我還真是討厭呢wwww


其實兩人關係真的很好能有這麼好的朋友很難得啊況且歲數還差這麼大。


但是有什麽過分的發言也會覺得很抱歉啊m;v;m


兩人之間跟另外一對“歷史總是如此地相似的”搭檔(現在已經不是了呢)相比起來,另一對的非隱退者才是本命,而這邊隱退者是本命還真是大起大落,兩邊不能放在一個層位來講啦。


啊啊爲什麽我介紹的時候老是要用二人關係來做旗幟呢,明明並不是這樣想的!


最喜歡阿醬了!就算沒有其他因素也最喜歡了!


---------------一點點大概在題內的題外話


雖然知道回來的消息肯定會引發一些負面言論但是沒想到來得這麼迅速啊,稍微搜一搜推文就會看到讓人很不舒服的內容……所以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陳腔濫調夠了w)我幹嘛手賤啦(打


還有關於分手這件事,其實在之前阿醬偶爾這樣那樣的消息都有點顯示出完全不能放棄的意味,所以當分道揚鑣消息坐實后(確切地說是消息來源真實為前提的坐實)複出苗頭就有些了呢(大概是馬後炮


好吧我承認我在知道消息后有悄悄地期望就此為契機複出,對不起我的心理怎麼如此陰暗嗚嗚嗚……還是希望能和彼女和好如初或和睦相處啊;A;是不是又太過奢求……【05.12→奢望成真啊!開心!!!】


啊……想了好多又荒廢了複習,得趕緊收收心。明天去買芝士蛋糕來慶祝一下好了~然後好好修羅吧!

年下男友的强烈攻势 【赤黄】

zero晴:

黄濑凉太初次看见赤司征十郎X2时,他六岁。


赤司征十郎X2初识黄濑凉太时,他们也六岁。


  


襁褓里的双生儿合着眼睛好似睡着,他用肥嘟嘟的手摸了摸婴儿的脸,婴儿因为感觉到脸上有东西戳过来,他侧过脸朝着那只手张开了嘴。黄濑又朝着他脸的另一边用手指戳了戳,小婴儿又朝着另一边张开了嘴。婴儿以为是奶嘴,黄濑逗弄得不亦乐乎,婴儿被捉弄几次下来便乱动起手脚哭了起来。躺在身边的另一个小婴儿因为听到弟弟的哭声睁开眼睛朝着声音发源地望过来……


黄濑只觉得婴儿太小,小小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还不够到一半大小,软软的,好似一用力手就会被折断一般,他虽然喜欢,但也不敢问大人说要求抱抱他们,只能像这样的逗逗他们。


这年黄濑六岁。


双生儿落地之时,他们的母亲也咽下了气。听家里的大人说,孩子的母亲与他的父亲是兄妹,所以现在跟着母亲进了这座大宅子,替人照顾刚出生的小婴儿。


从理论上讲,他是哥哥。


 



当时间流去,记忆也随着时间一并老化,模糊到消失,在黄濑凉太十二岁的时候,他早就已经不记得当初那一对孩子,自己渐渐的在变成大人,周遭环境的变化,遇见的人,遇到的事,让他觉得新鲜好奇,可是新鲜好奇之后又会变得索然无味。


后来,被人发掘,成为了模特。半调子的他竟然还上得了一次杂志封面,在同期的少女之中得到了很大的追捧。


而此时的另一家里,赤司弟弟捧着一本在客厅里捡到的杂志,弟弟指着封面上少年,侧头对着兄长说,“以后,我要嫁给这个人。”兄长扫了眼纸质上面的人,又继续拉着肩头上的小提一琴,断断续续好容易才拉完一首,看着弟弟依然捧着那本书读着上面并不是太熟的假名,他从弟弟手中将书本抽了过来,“黄濑凉太?小征,你是男孩子。怎么能说是嫁呢?”


“咦?那要怎样做?”弟弟歪着脑袋问。


“呃,以后我将他娶回来。”兄长若有所思的说道。


都还是孩子的他们只能理解到片面的嫁与娶的意味,却忘了黄濑也是男孩子,与他们之间并不存在嫁娶之说。


所以当黄濑拖着一身无聊的疲倦回来,推开玄关的门,说着我回来了,迎接他的并非是母亲而是一个稚嫩的孩子,他愣了愣后,退回了玄关之外,打量了下周围庭院的摆设,确定没有回错家时又再次推开了门。


赤司家的弟弟跪坐在玄关门口,对着黄濑说,“欢迎回家。”小模小样的学着电视里新娘迎接新郎的方式,冲着黄濑挂着纯洁无比的笑容……


“你……是谁?”


“凉太的新娘哦。”


“……”黄濑黑线,换着拖鞋越过他小小的身子走进屋子就开始叫唤自家母亲,可是客厅里谁都不在,只有厨房内传来声响,他没有理会身后跟来的孩子,绕过客厅去向厨房,
“妈……”话被中断,他又看到了一个孩子,他的身子没有台所高,所以脚下垫着小板凳,手上拿着一把菜刀正在案板上切着西红柿……看到黄濑进来,他才抬头朝他望过来,黄濑一愣,明明这孩子刚刚还在自己身后……他猛地扭过头来,身侧站着一个一模一样的孩子……“唔!见鬼!”


“……”赤司家的兄长没有说话,目光从上置下的打量了黄濑一番,黄濑拎了拎眉头,上前两步,夺过他手中的菜刀将他从小板凳上抱了下来,“你在干什么?小孩子不能碰那么危险的东西妈妈没有教过你吗?”


“……没有。”他望着黄濑模糊不清的回答。


“哈?”


“我们没有妈妈。”这是身侧孩子的回答。


“诶?”


“哥哥说要给凉太做饭吃。阿姨出去买东西了。”


“诶?!!”黄濑时才明白过来阿姨所指的是自己母亲,而母亲也似乎大意过头,将两个这么大点的幼儿放在家里……他弯腰牵过面前不怎么说话的赤司,又拉住身侧的赤司弟弟,他们的手掌依旧不够自己一半大小,软软的,有些纤细,他将他们带出了客厅,又掏出手帕将哥哥赤司手上的水渍擦了干净,“以后不许碰那么危险的东西,知道吗?”


“凉太好温柔。”他看着蹲在地上与他平视的黄濑,胸口暖暖。


“……”被个五六岁大小的孩子说温柔,黄濑有些别扭的扯了扯赤司稚嫩的脸,“说什么呢,小破孩子。”


“我说的是真的。以后我会娶凉太做新娘,所以在我长大之前,凉太要等我。”


“……”黄濑站起来,揉了揉他短短的头发,另外一个孩子也扯着他的衣角,“我也是哦!!我要做凉太的新娘!”


“……”黄濑无语,面前的这两孩子怎么看怎么都是男孩子吧?此时的黄濑对同性恋这词还是异常陌生,他所见的认识中,家庭都是由一男一女而组成,所以,赤司兄弟的话,他也并没有放在心里。


他转过身去到冰箱拿了几支汽水放在茶几上,拉开易拉罐拉环,递给其中一个,然后又拉开另一支给了弟弟,自己才坐下仰头喝了口。


“凉太你不相信我们吗?”赤司家的兄长捱着黄濑身边坐下,看到黄濑仰起的脖子,喝完一口后用手背擦了擦,他转过头来看他,“十年后你还能说这话我就答应你。”


虽然包子赤司都很萌,但黄濑并不是特别喜欢,孩子是种奇特的生物,一点不如意就会哭着吵闹,如果此时不是因为母亲不在家里,他肯定不会这么老实的呆在客厅与两个孩子胡乱扯着无聊的话题。


黄濑再大也不过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刚不过国中一年,他无所谓的说词却让赤司心中动容,他并不知道自己随便的应允让赤司努力的试图朝他靠近,即使赤司不过六岁,他也知道他与黄濑之间的距离,看着黄濑坐在沙发前的地板上,手上拿着手柄,对着电视机玩着单机游戏……而自家弟弟也跟着黄濑一样,毫无规矩的坐在地上,看着黄濑玩得津津有味的样子……


“!啊,讨厌!又输了!这个还真的很难通关啊!!唔!”黄濑抓了抓头发,有些懊恼的自言自语。


而身侧的赤司家的二少爷,指着自己,“让我来玩一盘好吗?”


“你会?”


“不,刚刚看凉太玩过而已。”


“好啊,那从初级开始吧。”他说着准备开始调最到初级别,而二少爷却夺了过去,“就这样,让我来吧。”


“诶?这个你肯定不行的!”


“他欺负凉太,我要替凉太报仇。”二少爷所指的‘他’不过是游戏中的大魔王。


“……”黄濑哑了言,竟然让个六岁的孩子说这样的话,他撇了撇嘴,随他而去,他转过头来看着后面坐得规矩,双膝并拢,手中捧着他之前给他的易拉罐,看着他们的赤司家兄长,看到黄濑回望自己,他弯起眉眼对他笑得礼貌……


真是有教养!黄濑有点想吐槽,明明不过六岁,却表现得一副大人样子,他随即又回过头去,游戏里面的大魔王的红掉得厉害,而角色这边的蓝红满满,他不禁佩服,不到半分钟,游戏轻松破关,魔王倒地,直接跳到了下一关!


“!”


“凉太你看!他死了。”


“厉害!”


“奖励。有吗?”他手中握着游戏手柄扭过头来看向黄濑,眼睛里写满了期待的色彩,显示着他单纯的愿望。黄濑怔了怔,“嗯?想要什么?”


“亲亲。”


“……”身后的赤司眉心一拎,抿着嘴唇不说话,只是看着面前的弟弟与黄濑,看见黄濑又是一怔,接着他干咳了声,还没等到黄濑想要应允,弟弟已经撑着手掌,凑上前去,对着黄濑的脸就是一口,啾的声响。然后,弟弟笑了。


心头一紧,他竟然觉得有些不舒服。


然而,黄濑对于赤司弟弟的亲吻并没有排斥,他起身插上另一根手柄,与赤司家的二少爷一起玩起游戏来……


他也沉默的捧着那罐汽水,放在嘴边抿了一口,有些刺鼻,他放下手中的罐子,拿起茶几上随意放着的书本……是他第一次见到黄濑的那本杂志,纸张上印着的黄濑比现实中的要更回成熟,而现实中的黄濑给他的感观要比纸张上来得高大,这个时期的黄濑已经到了170,而自己,却不过120……50公分的身高差与六岁的年龄差,这是赤司第一次感觉到他们之间的距离。他也是从那一刻开始,立志要向前努力奔跑,拉近他们的距离。


 


在母亲大人回来之后向他说明了赤司兄弟的事情之后,他才依稀想起,当年自己还是孩童时所见的两个婴儿,他转头看向望着他的兄弟俩人,一时间有了做兄长的责任。


这与赤司兄弟所想要的,有些不太一样,但他们又还说不清楚有哪些不一样,在他们日渐长大,所见识的也越渐多起,在他们眼中,对于黄濑的事情,早就已经容不下半颗沙子……那占有是亲情爱情他们依然不懂,但黄濑,注定会是他们一生的魔障。


 


夜晚,那张狭窄的单人床上,黄濑睁着眼睛看着黑乎乎的天花板,两个孩子依偎在他身侧,像是没有安全感一般紧紧的靠着他,他拉过被踢开的被子,替他们盖好……


“凉太没睡?”其中一侧的孩子开口了。


黄濑有些分不清楚他们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后来在母亲的提醒下他才知道头发稍短的是哥哥,长些的是弟弟,而此时是黑夜,他听不出来,他模糊了嗯了声,手心落在那孩子的背,轻轻的拍打,“别说话,快睡。”


“凉太知道我是谁吗?”他问。


黄濑愣了下,说话语气显得成熟样子的是哥哥,他翻过身子,伸手搂住了赤司的背部,凑上前来亲吻他的额头,“小赤司晚安。”


“……”被弟弟之外的人触碰是第一次,亲吻落下来也只是一瞬间,他抬手去触摸自己的额间,黑夜中,他也是第一次,露出了真正的笑颜,并非出于礼貌的微笑。他朝着黄濑胸口靠了靠,抓住了他胸口的衣衫,那里扑通扑通的跳着,他也一夜好眠……


 


 

Y-A-N

Y-A-N:

咳咳!因为戳进自己首页啥都没有,感觉有点冷清啊嘿嘿。


所以,就来表明一下还是有人哒!


想了半天好像除了贴一些片子我就干不了什么了呢。


啊对,前提是我不懒,我记得··········


还有可能会写写东西吧大概·······而且写东西和COS不会贴一块啦~


嗯,COS照贴主博客的可能性比较大,应该!


还要说什么呢?好像没有了┑( ̄Д  ̄)┍


那就酱吧!


~欢迎光临~


【好像什么奇怪的店】

怪力亂神。:

LOVELIVE! 8月チャイナドレス編覚醒前  園田海未

出镜:胡桃  photo:矢吹麟 

学校10月招新时候随地拍的一张。谢谢摄影不嫌弃。兔兔师姐帮我甩头发简直好看爆表。

并不是私影OTZ

最近没啥东西发就发发这个吧……真的不太擅长在文章里说什么

总结下近况算了!

+ 星际穿越很好看,剧情和画面太赞了。

+ 脚扭伤了,瘸着过日子……

+ 最近长得越来越胖了……想减肥

没了OTZ……

【没有知识】与【过多兴趣】:

又是速报OTZ

#新世纪福音战士Q# 

真嗣@ 原po

薰@橙橙D

PHX@Mr_眼镜A

这两张又p的和别的画风不一样累OTZ 正片又不知道咋排咧 不过有点那种胶片扫底的PS效果还是最近的新宠! 大图走lofter